南淼一

本人在医院病房里修养中,只能用一只手,所以暂时不填坑啦

【巍澜】真相是假(3)

性感云澜在线扑街
×××××××××××××××××
        赵云澜发现,饰演仙尊的演员沈巍,就像他的角色一样,是个不苟言笑的美人儿。
        他对着冰块一样散发生人勿近气息的沈巍沈仙尊抓耳挠腮半天,终于拍板——好歹戏里要表演出兄弟情,戏外的感情总不能拉下,得培养!
        要不上综艺互动多尴尬。
        但具体怎么培养却是个问题。
        要怎么靠(gou)近(yin)他,才能显得与众不同而又清纯不造作呢。
        赵云澜坐在沈巍面前的长桌上,冥思苦想。
        场务小郭路过,见赵云澜明显魂飞天外,不由好奇道:“赵哥,咋啦你,脸色差的像便秘一样。”
        赵云澜想起基友给的那本“如何打动一个冰山男”,里面有一条就是“要用你和煦如春的表情打动对方”,立马脸色一整。
        惨,差点给兄弟甩脸子!
        “如果你想靠近一个人,该咋办。”赵云澜躲过沈巍的目光,悄悄问小郭。
        这是和嫂子感情出问题了吗。
        小郭是知道赵云澜有女朋友的,以为赵云澜是问怎么跟女友求原谅,不假思索道:“靠上去啊!”
        都男女朋友老夫老妻了,要那么含蓄干毛。
        靠...上去?
        赵云澜偷偷觑一眼不知为何表情骤冷的沈巍,打了个哆嗦。
        要死要死,靠沈巍?
        他这是得有多心大活够了才这样搞事情。
        然后没其他办法套近乎的赵云澜,纠结半天,装作手抖把剧本扔到了地上,想去捡但是屁股滑,一滑就一头栽进了沈巍怀里。
        落地前还扭了一下屁股,换了个姿势,防止沈巍不接他硌到自己。
        沈巍怎么会不接他的小可爱。
        他手忙脚乱的接住赵云澜,触手是温热的身体,颈间被那人温热的鼻息熏的发烫。
        一抹粉红悄然攀上沈巍耳朵。
        赵云澜惊诧的看见,冰山的耳朵似乎...有点红?
        世界奇观凹!
        可惜他没能看真切,就被一群人搀起来了。
        赵云澜有些意犹未尽。
        他很想再看一次冰山耳朵红的模样,正思量着要不要再倒一次,就发现沈巍的目光扫过来,连忙一整表情:“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肯定得摔出猫饼来,我请你吃饭。”
        沈巍一愣。
        赵云澜却没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拍板:“就这样决定了!晚上拍完最后一场,我请你吃香喝辣!”
        沈巍有心拒绝,嘴唇动了一下,又自己给闭牢了。
       他可真舍不得拒绝他。
        下午沈巍状态不佳,只要一和赵云澜演对手戏,原本一条过的内容就得NG无数次。
        如此反复无数次,直到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个五分钟,两人才一齐收工。
       两个饿着肚子的大小伙子,吹着夜间的凉风,蹲在剧组外头面面相觑。
        “我说沈总、仙尊大人、好哥哥。”赵云澜好不容易缓过来,嘴上终于得空,一连叫了沈巍数个称呼的法儿:“您老是不是怕我讹您,八点就能完工的玩意硬是拖到十二点?”
        “......没有。”沈巍目光深邃,盯紧对面的人儿:“你刚刚叫我什么?”
        赵云澜不明白他有啥叫错的:“沈总?”
        “不对。”
        “仙尊大人?”
        “没在拍戏。”
        “好哥哥?”
        “诶!”
        “......”
        赵云澜绝倒。
        您老几岁了?那么幼稚!
        他简直是服了沈巍。
        上午他还在想该怎么亲近这冰块儿,下午冰块儿就自己莫名其妙的融化了——什么沈巍高冷是冰山冰块儿扑克脸?哪个傻狗说的?拖出去斩了!
        这货分明就是个腼腆内向的幼稚鬼,他说什么都能当真,有时候还特羞涩,做错了事也会很生疏的扮可爱求原谅,看他的眼神湿漉漉的、像小奶狗一样。
        ......撒娇(大雾)的时候简直让人想抱在怀里宠!
××××××××××××××
我的口号是——不高兴就短小!
反正又不是男孩子...嘿嘿随便承认短小也没问题。

【古风原耽】婪慕仙姿

【一句话简介】
不作死就不会死,不喜欢你的人你怎么造作也追不到。
【简介】
作为修仙界第一门派清元门掌门的首席弟子,林仙姿长的好、修为高、脾气温和,整日一袭白衣飘飘,有个爱慕他的可爱小师妹——十足的标配修仙升级流主角...的反派绿帽王大师兄。
好脾气且对小师妹无感的林仙姿,给自家师父捡来一个弃婴,从此开始了苦逼的垫脚石生涯。
(ps:此文来自于某个深夜被各种脑残修仙文噎的直翻白眼的腐女的呕心沥血之作,具体更新时间以及弃不弃坑看心情,简介只为防合集挂空挡风吹屁股透心凉,度娘给的白衣美男图镇楼防扑街)

粉居老师!

刚刚在b站看见居老师把香槟塞子塞回去那个微博哈哈哈哈哈哈
真相是假里也要加这个阔爱的梗!
居老师爱你!❤

【巍澜】真相是假(2)

你看过的快乐全是假
××××××××××××××××××××××
        赵云澜成了女主。
        哦,应该说,是顾因只有几场戏,演完就又要跑路,沈笙夫唱妇随,顾因走后就翘掉了片约。没了女主,播放在即又来不及找新人,导演焦头烂额,只好改剧本。
        于是这部戏就从三男抢一女变成了双男主兄弟情。
        原来的剧本是女主身为仙尊首徒,在外出途中与一位即将继承魔尊之位的大魔结伴而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爱情啊友情啊阴谋啊,一锅乱炖。
        虽然又乱又狗血,但是打着顾因和沈笙的招牌还是很卖座的,加上沈巍饰演的高颜值仙尊,不愁没人看。
        然鹅导演刚宣传完天后哥哥友情出演,天后本人就罢工了。
        凉凉。
        导演是个发型上的地中海,本来就没几根头发,为了剧本差点薅掉仅剩的一点点希望。
        最后还是他的女儿拯救他。
        身为腐女的女儿提出了“碍情”这个提案,穷途末路的导演当即拍板,结了!
        于是紧急撤了之前的宣传预案。
        两个还没打过照面的人儿,被导演暗暗惦记上,悄咪咪打上了“兄弟”的标签。
        对这一切,赵云澜毫无所觉。
        他这一次要跟组拍摄,所以女友林岚亲自来送他入组。
        “去吧。”林岚笑着帮他整理好衣襟:“别忘了我,我和伯母在家里等你。”
        赵云澜微笑:“嗯,我会回去的。”
        关于林岚那句暧昧的“别忘了我”却毫无回复。
        林岚也不以为意,他们是由相亲认识的,虽然只是她单方面看上了赵云澜,但是她相信日久生情——何况赵母也很喜欢她,她也成功上位成了他女朋友。
        也没哪个女人抢的过她了。
        赵云澜见她毫无退却之意,也只是保持微笑。
        他出生这么久,没对哪个女人有过好感,林岚虽然算计心太重,但性格不错,如果他在和对方结婚前遇不见真爱,和对方结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沈巍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两人告别。
        各怀心事的离别落在他眼里格外刺眼,那两人一举一动都仿佛透着格外的暧昧与亲密,打情骂俏一般让他坐立难安。
         他其实早在一次宴会上喜欢上了赵云澜,却总没有勇气告白追求,直到这次妹妹搞了个乌龙,才能在对方面前露面。
         “你好,我叫赵云澜。”
         “你好,沈巍。”
        第一次见面,没有沈巍想象中的那么...惊心动魄,但在握住对方手的那一刻,他仿佛听见了自己心花怒放的声音。
××××××××××
ps:本文林岚和赵云澜只是名分上的男女友,居老师不是三儿,靴靴
今天晚上有点累,没怎么写的好,望谅解

嘛,你们可能会想,咦,我居然关注了这个人?
不怪你们想不起来,今天下回LOFTER才发现我掉粉了(掉了一个粉)嘤嘤嘤...(இдஇ`)
今天呐,主要就是解释一下为啥我一个多月(?)没出现,因为我做了个小手术,然后呢,手机也更新了,修养加上数据清空,也一直没有把LOFTER下回来
我隐约记得我好像还有没填完的坑,好像是巍澜篇真想是假,还有一篇巍澜黑帮类的存稿...但是都不重要了,因为更新系统以后啥数据都没有了,我也记不得了【滑稽脸】
所以嘛,新开始,以前的坑就不填了,咱也记不得想写啥了,咱就开开心心的重新开始,写新的脑洞啦!
附WiFi图一张,欢迎带走~算赔礼道歉啦

手残的假艺术生画一个江师姐...感觉这种技术开学会被老师蹂躏shi(இдஇ`)
另狗子避退,不许看,敢笑我打屎你!

【巍澜】真相是假(1)

萌猫物语的帅猫真多啊...
××××××××××××××××××××××
        沈巍有个很乖巧可爱的妹妹,叫沈笙。
        沈笙最近特别迷一个叫顾因的天王巨星,为此还进了娱乐圈,就为了和偶像正面接触混个眼熟。
        无奈人家大佬任性,不怎么拍戏,沈笙等了三年,都混出头了才等到顾因复出,接拍一部大制作的玄幻剧。
        二话不说,沈笙带资进组,一举拿下女主的位置。
        然后她接到消息,顾因接下的角色是个配角,反派大Boss那种......戏份少的可怜还不说,作用就是虐女主虐女主虐女主,全凭帅脸蹭几个镜头。
        沈笙当即觉得受了欺骗,跑去找哥哥哭诉。
        “所以你想我怎么安慰你?”沈巍安静的坐着,听沈笙哭诉完,递上纸巾给她,淡淡道。
        沈笙一下噎住了,不停的打起哭嗝:“啊...啊?”
        沈巍无奈道:“差不多够了,你以为我没看见你抹了辣椒汁在手上?想我答应你就直说,再哭眼睛瞎了别怪我。”
        沈巍这番话说的忒毒,沈笙却高兴了——她从小和哥哥一起长大,忒了解这个哥哥,不准备帮的连是啥事都不问。
        这事八成妥了。
        “其实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沈笙一贯会察言观色,见哥哥眉头一蹙,显是不耐烦了,就赶紧全盘端出:“我带资进组的时候,除了女主的位置还把男一的位置给要来了,因为男一的性格和哥哥很像...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演男一?”沈巍表面上端着,内心已经波涛汹涌了。
        是他做了什么事让妹妹误会他演技好吗...?
        沈笙早练就了“读脸机”功能,完美领悟哥哥内心深处的想法:“对对对,男一是那种表面上清冷内心闷骚的仙尊很适合同样闷骚的哥哥....”
        卧槽!
        沈笙差点想赏自己一个巴掌。
        干甚的瞎说?吾命休矣啊!
        “好。”沈笙完全不敢抬头看沈巍的脸色,踌躇半天想搬出最后筹码的时候,却听到低低一声回应。她不可置信的抬头,却见沈巍面色如常,像根本没有说出那个字一样。
        “那就说定了!”沈笙飞快的起身走人,唯恐哥哥反悔。
        沈巍失笑。
        他眼神轻轻扫过沈笙带来的定妆海报——在沈笙的海报底下,是男二的定妆海报。
        黑发的男人笑的张扬,薄唇微启,露出小小的虎牙,扬着手中一条长鞭,无忧无虑又带着几分邪气的模样。
        署名,赵云澜。
×××××××××××××××××
玩多游戏腰疼脖子疼,先交代一下居老师为什么会入剧组当演员吧

如果写“真相是假”这首歌的衍生...结局BE好还是HE好?

【超甜白宋】恋爱系统(1)

在b站看到恋爱系统的视频,于是有了这个脑洞...论宿主还有谁比松鼠航有潜质!
写完这篇脑洞就回去继续看修聊,应该已经养肥了吧...再不肥剧情我都要忘干净了...
×××××××××××××××
        宋书航从梦中迷迷糊糊的醒来。
        他下意识的想去搂一把睡在身边的小女儿,怕她睡的太high,从床上滚下去。
        这一摸却没摸到。
        宋书航一惊,睡意全消。
        他自投罗网对白前辈施展“强者鉴定术”那次生的龙凤胎早熟且黏白前辈,所以他直接扔给白前辈带了。
        但看自家妹妹宋怡宝的玄圣讲法怀的那个,是个实打实的奶娃娃,可爱的不得了,就是傻fufu的,他带的时候出了好多糗,却爱的紧——没办法,就这一个小女娃像普通孩子,能给他带来为人父(母)的体验,甜蜜又烦恼。
        小女儿有个睡觉能翻滚到地下的特殊技能,在有栏杆的摇篮也能翻,他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带着睡觉。
        而现在,他没有摸到昨晚就睡在他身边的小女儿。
        宋书航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却“嘭”一声撞到了宿舍上铺的床板,“嗷”的一下落下来又滚下了床。
        日您哩!咋回事?
        “苟活一天是一天系统竭诚为您服务~”叮咚一声,甜美的机械音在宋书航脑内响起,嗲嗲的对他说:“激活码‘日您哩!’正确输入,现开始绑定虹膜.....哔,虹膜绑定成功。开始绑定灵魂....哔,成功!”
        宋书航满脸呆滞的听着脑内甜美的机械音一通乱响。
        等等,我这是被洗脑了吗?
        宋书航脑门爆起了青筋。
        情绪没波动的机械音甜美个什么劲?
         “宿主真聪明。”机械音用平静无波的声线甜美的夸赞宋书航:“我是您的系统,住在您脑子里,当然要先给您洗脑才能进来啊~”
        “..........”我有一句日您哩不知道该不该讲。
        “有这么聪明的宿主,系统真开心~(*ˇωˇ*人)为了奖励聪明的宿主,系统将告诉您游戏规则。”系统继续甜腻道:“这是天道们集体研究出的回溯时光游戏测试版,用于看各世界的狗批大佬们如何在幼年期挣扎求存。”
        “日您?”宋书航目瞪狗呆:“葱娘那个瓜娃子咋没和我说?可去她的吧!”
        “嘿嘿嘿。”系统嘿嘿怪笑,瞬间让宋书航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其实葱娘大人没同意参加研发,只答应各天道从她世界里随意抽一个人测试。测试版极不稳定,您和葱娘大人关系好,她刚刚想换人,和其他的天道都快说妥了,但是我把您刚刚那句转播给她了。”
        艹!
        宋书航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辣鸡系统!菊花爆满山!菊花残,满地伤!
        不用说,换人的事自然是泡汤了。
        “那...起码让我知道,我的小女儿是不是还好好的。”宋书航忍不住担忧:“我突然躺床上不动了,她不会留下童年阴影吧?”
        “请宿主放心。”系统娇滴滴的说:“您小女儿在醒来之前就被葱娘大人抱去您妹妹那里了。”
        宋书航突然觉得更艹蛋了。
        给他妹妹带...要是时间长了,长歪咋办?
        还是好好完成这个测试,赶紧回去吧。
××××××××××××
咋办,写到后面没灵感了,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有下一集....要不然就去写巍澜的孕夫篇!

【陈情令】震惊!M姓女星竟对她五体投地!(内含各种名场面)

感谢隔壁道心种魔剧组外借宋怡宝大小姐镇宅!
来,我们看一则让UC震惊的大新闻的始末!
×××××××××××××××××
        某天,霍霍了一部耽美小说巨著,并因此黑红黑红的孟子义小姐,正对自己的“良好成绩”表示沾沾自喜。
        她盯着镜子,欣赏了一番自己千篇一律的网红脸的如花美貌,开始刷微博。
        孟子义小姐专找陈情令有关的微博刷,遇到嘲讽自己的,开小号装自己粉丝为自己辩驳,遇到表扬自己的...哦,还真没有。
        于是她很快就刷累了,刚想放下手机,就被一篇奇怪的同人文吸引。
        哟,是哪个那么有眼色,居然给她写了同人文?
        孟子义兴冲冲的进去,被内容吓的脸色苍白的出来。
        这是一篇堪称巨著的同人文,作者脑补了她穿去魔道的世界,被得知加戏后的一系列悲惨遭遇——
        蓝忘机用避尘削她,魏无羡用长笛陈情抡她脑袋,江澄用紫电教她翻滚吧牛宝宝,薛洋用毒尸粉教她如何做僵尸,晓星尘用遮眼睛的布条条告诉她上吊的正确姿势,阿倩用竹竿教她打狗棒,宋岚和蓝大在磨剑,瑶妹和聂二微笑着对她讲完了一系列她为何连挫骨扬灰都不配的理由,聂大教她怎么均匀的分割自己的四肢,金子轩搂着江厌离对她高傲的翻白眼,江师姐温柔的给她灌下了一碗加了料的莲藕排骨汤。
        就连温宁也完全无视她身上的温家校服,一顿毒打。
        好不容易出来个温情,她以为是来救她的,结果人神医三银针分分钟教她做演员。
        一个字形容,惨。
        底下却一群原著粉叫好。
        孟子义完全没心情怼评论区叫好的人了,直接甩开手机,满脑子挥之不去的各种被虐姿势。
        窗外吹来一阵风都能让她抖半晌。
        下午陈情令剧组要拍孟子义最后一场剧,之后就可以杀青,孟子义早就从微博同人阴影里强大的缓过来了,却偏要导演三邀四请才动身。
        硬是让和她有对手戏的,演江厌离的演员在太阳下晒了一个小时。
        没办法,谁让那个女人偏拆她的台,在宣传视频里面迫不及待的说她们两个戏份都很少呢。戏份少的是那个女人才对,她明明就是第一女主,剧里只要比她大或者同龄的男人都喜欢她。
        真的是,连她老公金子轩也是被她“温情”善良的劝告才喜欢上她的呢。
        这样还不知足。
        孟子义懒洋洋的NG多次,折腾的江厌离汗湿满身还不满意,因为自己有点累,才向导演申请休息:“您看江师姐累的,汗都出来了,我配合她休息一下吧....啧,这演技啊!”
        旁边看着的人都捂脸,觉得这女的真做。
        为了多添点休息时间,好多折腾江师姐一会儿,孟子义直接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躺了下来,准备睡一觉。
        助理上前为她点起香炉,安神香的烟雾袅袅而出。
        孟子义很快陷入梦乡。
        “师姐,这边坐。”演江澄的男演员见她睡着,直接让出自己的遮阳伞,让师姐坐下。
        江师姐擦擦汗,对他温柔的笑笑:“谢谢,你也歇歇吧。”
        魏无羡和蓝忘机咬耳朵:“蓝二哥哥,那个孟子义真造作....也不知道谁能收了她,真看不惯,带资入组了不起是吧,演和她暧昧的戏简直憋死我了。”
        蓝二哥哥摸摸他的发顶,神秘道:“恶人自有天收。”
        梦中,孟子义穿去了魔道的世界,那篇同人上的内容在她身上过了一遍。
        蓝忘机用避尘削她,魏无羡用长笛陈情抡她脑袋,江澄用紫电教她翻滚吧牛宝宝,薛洋用毒尸粉教她如何做僵尸,晓星尘用遮眼睛的布条条告诉她上吊的正确姿势,阿倩用竹竿教她打狗棒,宋岚和蓝大在磨剑,瑶妹和聂二微笑着对她讲完了一系列她为何连挫骨扬灰都不配的理由,聂大教她怎么均匀的分割自己的四肢,金子轩搂着江厌离对她高傲的翻白眼,江师姐温柔的给她灌下了一碗加了料的莲藕排骨汤。
        就连温宁也完全无视她身上的温家校服,一顿毒打。
        好不容易出来个温情,她以为是来救她的,结果人神医三银针分分钟教她做演员。
        一个字形容,惨。
        孟子义好几次想从梦中醒来,却都无济于事,直到折磨结束,才汗津津的从梦中挣脱。
        “醒了?”一道清亮的女声打破她浑浑噩噩的状态。
        孟子义挣扎着望去,却觉得视野不由自主的被点亮。
        那女人身量高挑,穿着身剪裁合体的藕荷色小西装,完美的身材在衣服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凹凸有致。
        女人有一张白皙秀美的脸庞,一笑颊边就生出两个酒窝,腼腆中带着独有的魅力,风姿绰约的如同荷塘中婷婷绽放的荷花。
        那是和她这种网红脸截然不同的自然美,加上披散下来的及腰长发,像古时候的大家闺秀一样典雅秀丽。
        “你是谁?”孟子义从自己变了调子的声音中听出嫉妒,“不晓得剧组是封闭拍摄的吗?居然进来打扰拍摄进度!信不信原著粉喷死你。”
        女人嘴角抽了抽:“你确定原著粉是喷我不是表扬我?”
        孟子义恼羞成怒:“你少岔开话题!导演,这是哪个演员的女朋友,来探班也不知道收敛一点,是想打扰我们拍摄?”
        孟子义下意识的忽略掉了,那女人还是个单身狗的可能性——废话,这么好看的女人单身,那她还撩的到帅哥吗?
        “打扰我们拍摄的只有你。”没想到,一向对她敢怒不敢言的导演居然出言反驳:“拍摄时大家为了方便随时开始,都住在剧组,就你娇贵要回家,请还请不来。要不是因为你早拍完了。”
        孟子义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什么意思?不是你体谅我是女生辛苦,才让我回家休息的吗?”
        她拼命的想要推卸责任。
        “我们江师姐就不是女生了吗?”魏无羡冒头嘲讽一句,嗖的又消失了。
        孟子义气的发抖。
        “咳,自我介绍一下。”穿藕荷色小西装的女人忍不住出声,她下意识忽略了自己往日自我介绍时必行的淑女礼,因为对面的人不配:“我叫宋怡宝,是剧组的新投资商,黄山影视公司的负责人。我这次来带来了演温情的新演员。”
        孟子义继续瞪眼:“你什么意思?”
        宋怡宝无辜耸肩:“字面上的意思啊,你可以滚了。”
        孟子义暴怒,转头看导演,却发现全剧组的人都冷漠的她:“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凭什么否定我的努力?陈情令都演到最后一场了,凭什么你说换(jia)人(xi)就加戏?”
        她越说越激动,越理直气壮,好像多在理似的:“温情是我的角色,我没有说一定要争这个东西,因为它本来就是我的。它是我的,我也可以选择给或不给,如果是我要给别人是我给别人的。”
        宋怡宝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啥玩意就你的东西了,搞的好像你演的温情多好似的。”
        “我只知道有些东西是我的,它是我的东西我可以让给别人,而不是我被你们用钱刷下来。还有你们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我是被刷下来的。”孟子义没理宋怡宝,一个劲的哔哔,情到深处还落泪了:“有钱就了不起吗?黄山影视公司是个什么玩意,就敢和我抢角色?”
        宋怡宝继续翻白眼:“收收眼泪吧妹子,你的确是被我们刷下来的。温情这个角色也不是你的,摸着你的左(liang)奶(xin)子说话好吗,敢不敢别这么做,搞的好像我欺负你一样。”
        “而且你一个靠钱进组的好意思说我用钱刷你?”
        魏无羡秒抢戏:“就是啊!同样带资进组,好歹人家还带了个能演好温情的人来,比你强多了略略略。”
        “谁?谁敢跟我抢东西?”孟子义简直癫狂了,直接朝宋怡宝扑过去:“你倒是说说看,哪个有我演温情演的贴合原著?”
        宋怡宝一脚踹开她,从背后扯出一个肤色偏黑相貌甜美的姑娘,那姑娘穿着一身温家校服,脸上隐隐有高傲神色,一瞬间似乎与孟子义梦中的温情合二为一:“喏,她。”
        孟子义神情恍惚,心底的恐惧被勾起,和嫉妒混杂在一起,让她面目狰狞,瞬间丑陋如厉鬼。
        她知道,她完了。
        靠魔道搏来的人气全不是她的了。
        “而且,她不抢戏,没心思加戏加到九个男人都爱她。”宋怡宝蹲下来,一本正经的对她说:“你在微博说自己也是魔道女孩,却硬生生把兄弟情改成了玛丽苏,魏无羡爱的也不是汪叽是你。我也是魔道女孩,我羡慕推崇WiFi和汪叽的爱情,仅仅是因为他们那种可以超越性别和时间,以及一切的感情,并不是因为他们单个的人设哪里勾起了我的喜欢,我喜欢的是忘羡。我从来不会幻想他们哪个爱上我,因为那样,他们就不再是他们了,不再是我喜欢的忘羡。”
        “你给自己加戏,加到阴虎符是你祖传的、你救下了绵绵、魏无羡救你、蓝忘机因为你注意到魏无羡、金子轩因为你的劝说喜欢上师姐、江澄不再排斥温狗暗恋你、薛洋也喜欢你、蓝忘机成了你和魏无羡的男小三、魏无羡脚踏两只船。”
        “你难道就不愧疚?发明阴虎符和鬼道的夷陵老祖魏无羡,少年天纵奇才,恣意风流,多好的人物因为你要加戏,硬生生被改成一个渣男、一个靠女人发家的人。”
        “你难道不愧疚?蓝忘机一个清冷的人,对温家虽没有恨之入骨,却也差不多。他深爱他的魏婴,并为此逢乱必出、问灵十三载,这等深情,你却硬生生掰成了一个插入你和野男人的男小三。”
        “江澄因为父母之仇,恨上温狗,你却改成他喜欢你暗恋你,这对他不是一种羞辱?”
        “你的喜欢真可怕。”
        “我喜欢他们,所以斥资帮助陈情令剧组,千辛万苦找到真正符合温情人设的人,踢掉你这个害群之马。”
        宋怡宝深深的看她一眼,向来清澈的瞳孔中少见的出现厌恶之情:“求求你滚,出去不要说你看过魔道祖师,因为,你不配!”
        “你如此不堪,怎敢演绎温情一生?”
        “挫骨扬灰,你都不配!”
        孟子义瘫倒在地。
        真正的五体投地。
        魏无羡抓着蓝忘机的手,满脸通红的啪啪啪鼓掌,剧组其他人也被惊醒,都激动的鼓掌,热泪盈眶。
        他们都忍了这个大小姐很久了。
        魏无羡悄咪咪的拿了手机,登上UC的小编账号,编写标题:“震惊!M姓女星竟对她五体投地!”然后拍下了孟子义五体投地的样子。
        等魏无羡拍完,宋怡宝拎起孟子义,拎垃圾一样轻飘飘:“那我走了,姑娘,好好和剧组磨合一下。”
        她这句话是对那肤色偏黑相貌甜美的姑娘说的。
        那姑娘也是个原著粉,听得此言兴奋的稍息立正,高傲的神色褪去,恢复本来的腼腆:“是!我一定演好温情,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我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好好看自己喜欢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的机会。”宋怡宝只给他们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毕竟,没有电视剧可看的暑假,多无聊啊。”
××××××××××××
宋怡宝说的话其实也是我想说的,我对待耽美会很兴奋,看起来只是因为猎奇,但并不是
我只是对现在这个忙碌的时间里,快餐式的一切感到不信任,包括匆匆忙忙的闪婚和爱情,我喜欢耽美,只是因为里面的两个主角跨越性别和一切的爱情,在现代社会弥足珍贵
我不允许有人肆意破坏这一份美好,但是我没有能力维护,我谁也不是
可是,如果在平行时空,我有宋怡宝的能力,我一定会阻止有孟子义的陈情令面世,因为她不配演绎温情一生,陈情令不是她走红的踏板,而是我们千千万万魔道粉心灵的一片净土,不容侵犯践踏